<ins id='x5vb0'></ins>
    <i id='x5vb0'></i>
    <acronym id='x5vb0'><em id='x5vb0'></em><td id='x5vb0'><div id='x5vb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5vb0'><big id='x5vb0'><big id='x5vb0'></big><legend id='x5vb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i id='x5vb0'><div id='x5vb0'><ins id='x5vb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x5vb0'></span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x5vb0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tr id='x5vb0'><strong id='x5vb0'></strong><small id='x5vb0'></small><button id='x5vb0'></button><li id='x5vb0'><noscript id='x5vb0'><big id='x5vb0'></big><dt id='x5vb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5vb0'><table id='x5vb0'><blockquote id='x5vb0'><tbody id='x5vb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5vb0'></u><kbd id='x5vb0'><kbd id='x5vb0'></kbd></kbd>

        2. <dl id='x5vb0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x5vb0'><strong id='x5vb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觀後感丨《曼達洛人》S1:厚積薄發,薪火相傳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• 来源:67194成网页发布在线观看_67194老司机影视_67194免费入口

          2020年的第一篇文,獻給去年底(上周末)完結的《曼達洛人》。跨年夜還在碼字,我真是太愛這部劇瞭……

          它本身並不復雜,大傢一眼都能看明白,而正是這份簡單、純粹的特質,才讓它如此“好看”。

          本文會從多個角度綜合點評第一季《曼達洛人》,由於之前已針對前兩集寫過一篇評論(“星戰”劇集《曼達洛人》旗開得勝),因此下文內容會相對側重於後六集和整體全局——全方位劇透多圖長文,咱們來談談《曼達洛人》為什麼好。

          視聽饗宴

          作為一部流行作品,拋開“感官體驗”都是耍流氓,坐擁迪士尼上億美元制作經費的《曼達洛人》,在“視聽”層面提供給觀眾們的享受,絕對是美劇中最一流的。

          這部劇的主創們,太懂得撩人瞭……隨便舉幾個例子。

          E3中,主角用貝斯卡(曼達洛鐵)對裝備進行全面升級後,第一次在酒吧亮相,盔甲鋥亮的行頭,配合緩慢拉升鏡頭裡的自信步伐,在一眾賞金獵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穿行而過,節奏拉滿,我敢說多數人都會被這一幕帥到。

          E5開頭,主角在太空中駕駛“刀鋒之巔”躲避同行追殺,在形勢大劣的情況下絕地反擊,滿檔、急停、瞄準、射擊一氣呵成,比起電影版的“空戰”戲也不遑多讓。

          E7結尾,主角一行人在猝不及防中遭到瞭狂風驟雨般的襲擊,一水的帝國死亡士兵精銳打頭陣,運兵車又把大量沖鋒隊員送到現場,黑白搭配下,“炸雞叔”莫夫·吉迪翁駕駛TIE戰機空降,慢條斯理地發表最後通牒,可謂氣勢非凡。

          E8開頭,IG-11帶著熊娃兒跨著飛艇沖入小鎮、大殺四方的一幕,猶如捆著阿鬥殺出長坂坡的趙子龍一般威猛神勇,其全動態的射擊動作場面,比E1結尾半動態半靜態的動作戲更加流暢精彩!

          而E8結尾,主角先後使用火箭背包、抓鉤、炸彈“徒手”勇鬥TIE戰機的一場戲,論可看性也不輸於《星球大戰9:天行者崛起》中蕾伊出光劍躍身砍TIE戰機的名場面。

          同時,個人認為《曼達洛人》的配樂做得更為出色。此劇的原聲音樂由德維格·古拉松(Ludwig Göransson)操刀,他曾憑《黑豹》拿過奧斯卡最佳配樂獎,在《曼達洛人》裡他延續瞭部分“黑豹”風味,將星戰傳統的交響樂和流行電子樂進行結合,加入瞭訊息鼓和長笛等樂器的演奏,使本劇配樂兼具瞭太空史詩風格和西部冒險風格。

          經典的主題曲就不說瞭(相信每集片尾搭配大量原畫播出的感覺你肯定忘不瞭),下面專門談談我印象最深的幾幕。

          E1中曼達洛女祭司為主角打造肩甲時所用的《HammerTime》,和E3中打造胸甲時用的《Signet Forging》大同小異,兩者的敘事作用和表現手法也是一脈相承的。

          略顯壓抑且沉悶的曲調,配合著畫面中的鼓點,每一次捶打、每一次撞擊,都仿佛敲在瞭曼達洛人的心口上……

          伴隨著越來越急促和激昂的樂聲,曼達洛人童年時的慘痛記憶,也伴隨著盔甲的漸漸成型而湧上心頭,四濺的火花和死亡的槍影交相呼應,現實的強壯和往昔的弱小相互對立,曲終事畢,裝備升級和往事重提也實現瞭奇妙融合。

          特別是E3中,回憶裡的B2超級戰鬥機器人伴隨著一擊重錘煙消雲散,現實裡的胸甲破殼出世,當真有一種百轉千回、如夢初醒的震顫感!

          而E8大結局裡,再次升調的《A Thousand Tears》把主角的童年記憶全部補完,後半部分的聲樂和鏡頭,把這三場戲的聲音、畫面和故事都進行瞭獨立又交融的有機結合。

          另外,《曼達洛人》每集播出後都會出一張獨立的配樂專輯,這麼財大氣粗也是沒誰瞭……

          經費燃燒能得到這般效果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          各有千秋

          《曼達洛人》首季8集的主題脈絡非常清晰,1、2、3、7、8為主線故事,4、5、6為相對獨立的公路片模式,中間三集的創作自由度更大,也給我留下瞭不同的印象。

          E4導演佈萊絲·達拉斯·霍華德在該劇眾導演中資歷最淺,此集在致敬《七武士》之餘也拍得比較保守,不過在設定上頗為亮眼。

          該集描繪瞭索爾根星球上一個偏僻落後的村莊,村民們過著較為原始的漁耕養殖生活,開篇撈藍色磷蝦的畫面十分漂亮。

          這種原生態的自然風貌和全地形偵察步行機AT-ST放到一塊兒,就產生瞭特別的化學反應。

          水田可以是生存物資的來源,也可以是防禦外敵的陷阱,這些設計也很好地體現瞭E4“解甲歸田”的主題思想。

          E5回到瞭天行者傢族的故鄉塔圖因,這集我最欣賞的是對配角托洛·卡利肯的塑造,他在酒館裡亮相的位置和姿勢,和《新希望》中漢·索羅登場時一模一樣,這也預示瞭他不是個簡單角色。

          托洛是個想要揚名立萬的年輕人,他打算抓捕著名女殺手芬尼克·尚德(溫明娜),來作為加入賞金獵人公會的“敲門磚”——想要一鳴驚人沒錯,可第一個任務難度就這麼大,靠他自己是完不成的,所以他才費盡唇舌拉攏曼達洛人。

          但在主角面前,托洛並沒有什麼制衡的籌碼,於是他立刻毀掉瞭追蹤器,防止曼達洛人甩掉自己單幹。

          兩人制服芬尼克後,面臨缺少交通工具的困境,曼達洛人曾提出讓托洛離開、自己看守,但在托洛的堅持下,變成瞭曼達洛人去找濕背蜥坐騎——他不會允許別人獨占勝利果實的風險出現。

          在等待期間,芬尼克蠱惑托洛應該把更“值錢”的曼達洛人上交,這樣能得到更大的榮耀……托洛確認無誤後改變瞭主意——

          但他沒有釋放芬尼克協助自己,而是直接打死瞭對方,因為他明白,武力值最低的他,決不能把主動權交到別人手裡。

          可以說,托洛這個年輕人聰明、機靈還有雄心,隻是經驗尚淺,而且從“不要賞金錢,隻要榮譽”的條件來看,他的出身也不差,假以時日,他會成為一個大人物……可他恰恰是被自己不斷膨脹的野心斷瞭前路。

          單槍匹馬用人質就想讓曼達洛人束手就擒,托洛最終聰明反被聰明誤,銀河系裡最不缺的就是這樣出師未捷身先死的自大狂。

          E6是我非常喜歡的單集,在近40分鐘裡講瞭一個很完整的獨立故事,這場劫獄戲最妙的一點不是曼達洛人反殺,而是他從頭到尾都沒壞規矩。

          如果老友蘭恩和隊友們不坑他,他不會先動手;隊友把自己關瞭起來,但是沒忍心或者沒膽子痛下殺手,曼達洛人逃出來後同樣沒下死手,隻是把三個人關瞭起來。

          最棘手的是逃犯秦(提列克兄妹一個叫西安一個叫秦,絕對是故意的),在隻能束手就擒的形勢下他幹脆耍起瞭無賴,曼達洛人如果一時沖動打死瞭他,既壞瞭榮譽和準則,又會白忙一趟……

          於是他如約把人帶回來,在蘭恩的意外中完成交易,拿到報酬,並在已猜到對方要坑死自己的情況下反制瞭一手,利用追蹤器打瞭個時間差,引來新共和國的X翼戰鬥機借刀殺人,完美脫身。

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駕駛X翼戰機的三位飛行員是《曼達洛人》的三位導演,“員工福利”可以說是很好瞭。

          E6從頭至尾都是別人先行不仁,曼達洛人再行不義,他做事極有分寸,尺度掐得很精準,經驗豐富的老江湖形象也變得更為飽滿。

          還有在E7結尾,原帝國官員對曼達洛人發出的質問也頗有深度:推翻帝國後的世界,在新共和國的混亂統治下真的要比過去好嗎?

          這些對於政體、統治、社會形態的思辨,從正傳三部曲中萌芽,在前傳三部曲等作品中成形,盡管不是星戰作品的重心,但還是很開心《曼達洛人》沒有完全放棄這方面的思考。

          不止於笑

          《曼達洛人》中有許多“星戰式”和“非星戰式”的笑點。

          比如E2中賈瓦人得到泥角獸蛋時,一轉頭就切開分食瞭起來,剛剛絕境逢生的曼達洛人見此隻能無奈搖頭。

          自己豁出性命換來的戰利品,僅僅是為滿足雇主的口腹之欲,這種反差感更突出瞭雇傭兵刀口舔血、生死無常的人生。

          關於小熊娃兒的笑點就更多瞭(我還是叫不慣他“尤達寶寶”)。

          E4裡曼達洛人和卡拉·杜恩碰面後大打出手,結果是在熊娃兒悠閑的喝湯聲中停止瞭幹戈。

          今年年底,這個綠色的大眼萌娃已經席卷瞭全球,大傢都喜歡他出場來調節氣氛,於是又有瞭E5中頗為“反常”的一幕。

          管理員阿姨佩莉逗娃這場戲過於“賣萌”瞭,其實與本劇氣質有些不符,但它完美迎合瞭觀眾們喜愛寶寶的心理,並讓屏幕前的你我發出瞭又酸又甜的“姨母笑”。

          《曼達洛人》中還有很多自嘲式的笑點,在我看來,這些笑點有效切中瞭觀眾們模棱兩可的槽點。

          E6中,蘭恩明知故問主角“什麼表情?是感恩嗎?”狠狠涮瞭把曼達洛人一直不摘頭盔的原則。

          更加典型的是全體星戰迷都知道的梗,“暴風兵槍法差”。

          槍手梅菲爾德就用這句吐槽回敬瞭主角的質疑。

          在E8開頭,劇集還專門安排瞭兩個說相聲的暴風兵玩打靶打發時間,結果一槍沒中——這場戲已經不單純是玩梗瞭,而是在承前啟後階段做的設定鋪墊,為劇中的“硬傷”做有效的情緒緩沖。

          本劇的戰鬥設定(尤其是基礎戰力設置)部分一直比較迷,如果用寫實標準去看待幾乎是無解的,這場打靶戲也算是主創們一個低姿態的自我開解:觀眾們都知道白兵槍法爛,我們也知道大傢知道,所以在此博君一笑,請您別太較真。

          循序漸進

          《曼達洛人》在劇情推進和角色成長上,采取瞭步步為營、穩紮穩打的策略,縱觀全季,有好幾條非常清晰的發展脈絡。

          例如一直需要監護的熊娃兒,看似年幼不懂事,但到季終時已經長大瞭不少——以E2中吞青蛙和使出原力為起點。

          E4中,娃娃和村莊中的孩子們過瞭一段集體生活,雖然行動上仍是一個無意識的嬰兒,可他已經漸漸懂得瞭簡單的是非,孩子們對他吞青蛙的行為表現出瞭不可思議的善意的“反胃”,娃娃感受到瞭,於是吐掉瞭青蛙。

          在E6中,娃娃能分辨出誰有好意誰有惡意瞭,和留守飛船的機器人零玩起瞭躲貓貓,甚至一度想用原力攻擊對方——可見此時作為原力敏感者的他,已經擁有瞭使用自己能力的充分意識。

          E7就更明顯瞭,主角和卡拉扳手腕到瞭關鍵階段,兩人劍拔弩張互不相讓的情緒感染到瞭娃娃,他主動使出瞭原力鎖喉幫爸爸獲勝——護短是好,隻是在人情世故和發功力道上還不太懂事……

          同理還有之後一場戲,遭遇爬行鳥攻擊後,格裡夫·卡爾加中毒受到瞭致命傷,娃娃覺得這個大叔和自己爸爸關系不錯,於是又上前使出瞭原力治愈——總之,爸爸的敵人我就打,爸爸的朋友我就幫。

          在E8中面臨火焰焚燒時,娃娃看清形勢主動走到瞭大人們面前,用一招原力屏障擋住瞭火勢,堪稱力挽狂瀾——至此,除瞭不會說話、不會像青少年那樣靈活外,他已經是個比較懂事且強大的孩子瞭,也難怪格裡夫在分別時會說“也許是孩子照顧你”。

          中後期主角的勇武,很大程度上托瞭貝斯卡鋼甲的福,E3獨闖龍潭已經體現出瞭高防禦力的好處。

          E5時主角中瞭芬尼克的圈套,被對方用MK狙擊步槍遠程打擊,全靠鋼甲防護才能活命。

          到E6時,曼達洛人對護甲的依賴就更明顯瞭,單挑機器人護衛編隊,硬抗西安的飛鏢攻擊,簡直不講道理。

          每集都適當放大一點貝斯卡鋼甲的防護能力,作為男主實力強大的佐證,也算是另一個戰力設定“軟著陸”的證明,果然裝備好才是王道啊……

          還有一條更顯著的感情線,即曼達洛人對於機器人的態度。劇集中給出瞭多次或明或暗的提示。

          早在E1開頭,主角抓獲犯人準備返回飛船時,就明確對擺渡人提瞭要求,寧願坐更貴更不穩定的人工駕駛飛艇,也不坐更便宜更平衡的機器人飛艇。

          E5裡降落到泊位時,主角更是不由分說地對三臺準備上前幹活的維修機器人開槍,認死理的他,決不允許任何機器人碰自己的飛船。

          E6中更誇張,我都懷疑主角是因為“監獄船上全由機器人看守”才答應幹這趟活的,每臺與他接觸過的機器人都被他大卸八塊……最後他饒瞭所有隊友一命,唯獨打死瞭機器人駕駛員零。

          主角如此痛恨機器人的原因我們也知道,他變成孤兒時正值克隆人戰爭期間,而給他造成童年陰影的劊子手正是分裂勢力的戰鬥機器人。

          曼達洛人這一輩子都對機器人抱有極大的偏見,以至於在庫伊爾大叔和卡拉都信任“重生”的IG-11後,主角依然說出瞭“違反它本性”這樣有違常理的話語。

          觀念越偏激,打破成見時“新認知”的分量就越重。大結局中,IG-11用實際行動證明瞭自己,在它準備犧牲時,主角也情不自禁、發自肺腑地產生瞭難舍之情。

          偏見最大的敵人從來不是偏見對象,而是持有偏見的人自己。

          相信經歷瞭這次生死交情,在失去瞭庫伊爾和IG-11後,曼達洛人會對機器人所有改觀(不可能完全改觀),成為一個更加大度、豁達的男人。

          曼達洛信條

          如果說展現絕地西斯、歷史變遷的星戰電影,好比是講述帝王將相、才子佳人的歷史正文,那麼幾架X翼戰機就能碾壓一切、眾人不知原力為何物的星戰劇集,便是描繪俠客武士、江湖歲月的民間小說。

          《曼達洛人》的故事很簡單,就是主角丁·賈倫(Din Djarin)展開救贖和自我救贖的歷程,通過這段故事,一篇渺小而又壯闊的史詩漸漸展開在瞭觀眾面前。

          何為“曼達洛之道”?這個問題困擾著許多在亂世中掙紮求生的曼達洛人。

          丁·賈倫完成與帝國殘部的合作交易、拿著一桶貝斯卡回到族群時,他的行為引起瞭部分族人的非議和反感,女祭司為這場爭執定瞭性:生存和延續使我們強大,丁·賈倫沒有壞規矩,未摘頭盔、資助孤兒,此乃正道。

          然而接下去丁·賈倫跨出瞭由量變到質變的一步。在此之前,他隻是一個強悍而普通的賞金獵人;在此之後,他是一個鋤強扶弱、保護孩子的偉岸男人。

          孤身一人與尼瓦羅星球上所有帝國殘部和賞金獵人為敵,不僅與敵人劃清瞭界限,還貫徹瞭族群準則,丁·賈倫此舉也贏得瞭其餘曼達洛人的尊重。

          包括之前與丁·賈倫起過沖突的重裝曼達洛人叫帕茲·維茲拉,他曾說“數量使我們強大”,在E3結尾,他也在求同存異之下踐行瞭自己的正道。

          正如丁·賈倫在E8時所說,“曼達洛人不是一個種族,而是一種信條。”他在成為孤兒時被曼達洛死神衛拯救,在戰鬥部隊裡被撫養成人,長大後對信條宣誓,成為瞭真正的曼達洛人。

          雖說縱觀曼達洛歷史,“終生不摘頭盔”更像是某分支勢力走偏瞭的教條主義規矩,但從本劇來看,這一規矩反倒突出瞭這支曼達洛人的堅韌、孤傲和頑強。

          不過在大結局中,主創們又親手把這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“信條”打碎、解構瞭。

          丁·賈倫頭部受傷後,由於信條不允許自己摘頭盔接受治療,所以他隻能殿後等死,哪怕這個致命傷隻需噴兩下巴克塔噴霧就能治愈——這說明丁·賈倫把對信條的忠誠看得比自己生命更重要。

          聽上去很man很硬氣吧?但換個角度想,在還有得選、非必要的情況下,如此殉道是否太認死理瞭些呢?

          所以,丁·賈倫在允許IG-11摘下自己頭盔接受治療時,同時“重定義”瞭兩個人生準則,一是他對於機器人無條件的不信任,二是他對於曼達洛信條“至剛易折”的偏執——慷慨赴死容易,負重求生才難,變通瞭的丁·賈倫依然是曼達洛漢子,此乃正道。

          另外,大結局還賦予瞭許多與前戲相對應的“儀式感”。

          E3中女祭司本打算用泥角獸作為丁·賈倫的印記,結果對方認為自己尚無資格贏取印記,便暫時作罷。

          而E8中的丁·賈倫,為瞭孩子已經歷瞭孤身一人闖虎穴、浩瀚宇宙大逃亡、堅忍不拔鬥帝國等許多事情,關鍵是他都挺過去活瞭下來,於是女祭司主動為他打上瞭實至名歸的泥角獸印記,宣佈他和孩子成為瞭兩個人的氏族。

          又比如在E3結尾,帕茲掛著火箭背包飛上天來與丁·賈倫道別,主角雖然各式裝備齊全,卻唯獨缺瞭這款“浴火之鳳”,於是他自顧自地說“我也得來一款”。

          而在E8中族人早已死散一空的地下坑道,唯一留守的女祭司親手把火箭背包贈予瞭丁·賈倫,如果說印記是曼達洛的畢業證書和學歷證明,那麼火箭背包在這裡就成瞭最後一筆具有特殊意義的創投資金。

          更令人感慨的是,之前女祭司已經挑明瞭丁·賈倫形同娃娃父親的事實,再結合他童年時的經歷……無疑,這還是他最初始接觸也烙印最深的“曼達洛信條”之傳承。

          曾經,在遭受戰火摧殘的傢鄉,年幼的丁·賈倫成為孤兒,曼達洛人拯救瞭他,在別人懷抱裡緩緩升空時,他再次有瞭父親、有瞭族群。

          如今,在歷經生離死別的戰場,年長的丁·賈倫成為瞭父親,改變瞭他懷中孩子的命運,與回憶相似的場景再次出現,他有瞭新的族群和職責。

          相比起丁·賈倫恢復自由身、吉迪翁手持暗劍脫困,結局時最有意義的一幕,還得數父親在孩子的手裡找到瞭神龍頭骨項鏈。

          無論之後能否在茫茫星海中找到孩子的族人和傢鄉,無論未來會遭遇怎樣離奇曲折的冒險和波折,有一個事實已然無法改變:和父親一樣,這個孩子已經是一名曼達洛人瞭。

          《曼達洛人》第二季將於今年秋季回歸,到時候咱們不見不散。

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